實驗藝術委員會

其他藝委會列表

各地美術

匠氣:李洪波、魏明、王雷、葉森裝置藝術展

2012年6月30日,由中國美協實驗藝術委員會與中央美院實驗藝術系學術支持,由呂勝中策劃的“匠氣:李洪波、魏明、王雷、葉森裝置藝術展”在北京前波畫廊開幕,展覽將持續到7月31日。

李洪波、魏明、王雷、葉森創作實踐是基于傳統的手工藝。他們很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國際多元文化的時代背景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雄厚土壤,他們的工作是為了尋求一種現代精神與創造的實在營造。他們不再將原有專業美術教育給予自己的造型能力當成從事藝術表達的唯一法器,而是從民眾生活、游方匠人或工棚作坊中開啟靈感與智慧的廣場,并進入其中接納質樸造化。

有很多人稱他們為實驗藝術“四大匠”,成為一種激勵他們繼續前行的褒獎。當然,作為當代藝術家,他們已經無法化身為工匠,但匠氣的感染卻分明充實了身心的力量。洪波-盡精微,致廣大,紙葫蘆拉花匠。魏明-碎能平,粘能安,破器物修補匠。王雷-化腐朽,為神奇,手紙巾織衣匠。葉森-死變活,硬變軟,鎖鏈子雕木匠。

李洪波因作品《伸縮性》受到國際國內的注目,他自己也因此而充滿信心地探討著紙拉花的匠作,并生成《古瓶》、《世界》、《一棵樹》、《斷木》、《頑石》、《槍的解析》等新作,讓紙拉花這種民間傳統土玩意兒在當代藝術的殿堂之中顯盡風流。近作一堆《頑石》是對撿來的真實石頭的寫生,這些石頭在滾滾水流與悠長時光的沖刷中經磨歷劫,圓滑的輪廓上依然可見傷痕累累,瘢跡重重,作者通過制作將他頑劣的表情變得柔軟,拉開它們,仿佛可以聽到一個個催人淚下的辛酸故事。《槍的解析》必然讓人想到對戰爭的反思,作者卻首先是將槍彈當成一幅架上的繪畫,精密的圖紙往往用于軍火工廠的加工制造,在這里,卻從畫板的背面拉出了一道彩虹——化干戈為玉帛,于是,一張張殺傷武器的圖紙將永遠成為供人觀賞的藝術品。

魏明也正在擴大自己的修補營生,并瞄上了鋦匠。《打碎杜尚的小便池》并非出于對經典的質疑,仍然強調的是對于物質世界的修復,但一個過氣了小便池幾乎沒有可能出現在現實生活普通的衛生間設施當中。倘若人們對它產生珍愛之心,那一定是因為修復它所付諸的做工,以及潛在其中的精力與情感。鏡子是鑒照面容與身形的家居日用設置,它脆弱易碎,有時候被用以比喻家庭或愛人之間的情感修復,所謂“破鏡重圓”是也。作者用鋦釘將破鏡彌合的嚴絲合縫,顯得堅不可摧,但無論如何,它都失卻了原來的光潔與平整,也增添了新的內容。

王雷使用編織的技術的《手織手紙》公開展出之后很快成為一件感染力很強的作品被國內外藝術界廣泛稱道,這也成為一個沉重的包袱壓在他的肩上艱難前行。近來,王雷正在趕制的一組新的作品讓我們看到新的契機,盡管還是古裝的形制,他在將報紙裁切、搓線以及編織的過程中投入了閱讀與剪報,報紙上的人像被善意的剪裁出來,成為衣服成衣之外的另一個視覺層次——報紙、衣服、人像(也可以是別的)分別提示著社會對新聞清楚、模糊、碎片或斷章取義的不同采納方式,這起碼強調了報紙作為現成品在作品中使用的意義,也讓他的編織手藝不止是為了編織。

葉森的開山作品《分析》。他后來又創作了《起重滑輪》、《兩把椅子》、《卷簾》以及多塊分析的系列作品,越發將這種匠氣推向復雜,令人不由生出難以置信的嘆服。近來的新作《椅子的匠作分析》有所不同,這把古式椅子的所有構件都是從一塊整木上“分析”出來,按應有的榫卯雕琢成型,鏈條充當著這些構件“分”卻不解體整木的若干條紐帶——完成了對一塊木頭和一把椅子的雙重分析。無庸置疑,這必定是一個善于捉摸的人完成的一項更加復雜的工作,但也很簡單,你只要不做“分析”,只把它當作一把可以坐著歇口氣的椅子。

我們贊美他們當前的匠氣,更期待他們將來的大匠之氣。

德州牛仔游戏平台